左传:《僖公二十四年》原文译文

来源:www.wyzqn.com       编辑:电影网
2021-07-13 00:17

【导语】《左传》相传是春秋末期的史官左丘明所著。司马迁、班固等人都觉得《左传》是左丘明所写。下面是智学网推荐的左传:《僖公二十四年》原文译文。欢迎阅读参考!



【译文】

二十四年春天,周王朝历法的正月,秦穆公把公子重耳送回晋国。《春秋》没记载这件事,由于晋国没向鲁国报告重耳回晋国的事。到达黄河岸边,子犯把玉璧还给公子,说:“下臣背着马笼头马缰绳跟随你在天下巡行,下臣的罪过不少,下臣自己尚且知晓,何况你呢?请你让我从这里走开吧。”公子说:“假如不和舅父同一条心,有河神作证。”把他的璧玉扔到了黄河里。

重耳等一行渡过黄河,包围了令狐,进入桑泉,占取了臼衰。2月的一天,晋国的军队驻扎在庐柳。秦穆公派遣公子絷到晋国军队里去交涉。晋军退走,驻扎在郇地。又一天,狐偃和秦国、晋国的医生在郇地结盟。又一天,公子重耳到达晋国军队里。又一天,重耳进入曲沃。又一天,重耳在晋武公的庙宇中朝见群臣。又一天,重耳派人在高梁杀去世了晋怀公。《春秋》没记载这件事,也是因为晋国没来鲁国报告的原故。

吕、郤两家害怕祸难逼近,筹备焚烧宫室而杀死晋文公。寺人披请求进见。晋文公派人责备他,而且拒绝接见,说:“蒲城那一次战役,国君命令你一个晚上到达,你立刻就来了。后来我跟随狄君在渭水边上狩猎,你为惠公来杀我,惠公命令你过三个晚上再来,你过两个晚上就来了。虽然有国君的命令,为何那样快呢?那只被割断的袖子还在,你还是走开吧!”寺人披回答说:“小臣原来觉得国君回国将来,已经知道状况了。假如还没,就会又一次遇见祸难。实行国君的命令只有专心致志,这是古时候的规范。除去国君所厌恶的人,只看自己有多大力量。蒲人、狄人,对我来讲算什么呢?目前你即位做国君,也会同我心目中一样没蒲、狄吧!齐桓公把射钩的事故在一边,而让管仲辅助他。君王假如改变这种做法,我会自己走的,哪儿需要君王的命令呢?离开的人不少,岂独是我受过宫刑的小臣?”晋文公接见了寺人披,寺人披就把祸乱告诉了晋文公。3月,晋文公秘密地和秦穆公在王城会见。30日,文公的宫殿失火。瑕甥、郤芮找不到晋文公,于是就到黄河边上去找,秦穆公把他们诱去杀去世了。晋文公迎接夫人嬴氏回国。秦穆公赠送给晋国卫士三千人,都是一些得力的臣仆。

当初,晋文公有个侍臣名叫头须,是专门理财的。当晋文公在海外的时候,头须偷盗了财物潜逃,把这部分财物都用来设法让晋文公回国。没成功,只好留在国内。等到晋文公回来,头须请求进见。晋文公推托说正在洗头。头须对仆人说:“洗头的时候心就倒过来,心倒了意图就反过来,无怪我不可以被接见了。留在国内的人是国家的保卫者,跟随在外的是背着马笼头马缰绳的仆人,这也都是可以的,何必要怪罪留在国内的人?身为国君而仇视一般人,害怕的人就多了。”仆人把这部分话告诉晋文公,晋文公立即接见了他。

狄人把季隗送回到晋国,而请求留下她的两个儿子。晋文公把女儿嫁给赵衰,生了原同、屏括、楼婴。赵姬请求迎接盾和他的妈妈。赵衰辞谢不愿。赵姬说:“得到新宠而忘记旧好,将来还如何用其他人?必须要把他们接回来。”坚决请求,赵衰赞同了。叔隗和赵盾回来将来,赵姬觉得赵盾有才,坚决向赵衰请求,把赵盾作为嫡子,而让她自己生的三个儿子居于赵盾之下,让叔隗作为正妻,而自己居于她之下。

晋文公赏赐跟随他逃亡的人,介之推没提及禄位,禄位也没赐到他身上。介之推说:“献公的儿子有九个,只有公子在世了。惠公、怀公没亲近的人,国内海外都抛弃了他们。上天不使晋国绝后,一定会有君主。主持晋国祭祀的人,不是公子又会是哪个?这实在是上天立他为君,而他们这部分人却以为是我们的力量,这不是欺骗吗?偷其他人的财物,尚且叫做盗,何况贪上天的功劳以为我们的力量呢?下面的人把贪功的罪过当成合理,上面的人对欺骗加以赏赐,上下相互欺骗,这就难和他们相处了。”介之推的妈妈说:“为何不也去求赏?如此的死,又能怨哪个?”介之推回答说:“明知错误而去效法,罪就更大了。而且我口出怨言,不可以吃他的俸禄。”他妈妈说:“也让他知晓一下,如何?”介之推回答说:“说话,是身体的文饰。身体将要隐藏,哪儿用得着文饰?这只是去求显露罢了。”他妈妈说:“你可以如此吗?我和你一块隐居起来。”于是就隐居而死。晋文公派人探寻介之推,找不到,就把绵上的田封给他,说:“用这来记载我的过失,来表彰好人。”

郑军进入滑国的时候,滑人听从命令。军队回去,滑国又亲附卫国。郑国的公子士、洩堵俞弥带兵进攻滑国。周襄王派伯服、游孙伯到郑国请求不要进攻滑国。郑文公怨恨周惠王回到成周而不给厉公饮酒礼器杯子,又怨恨周襄王偏袒卫、滑两国,所以不听周襄王的命令而逮捕了伯服和游孙伯。周襄王发怒,筹备领着狄人进攻郑国。富辰劝谏说:“不可以。下臣听说,的人用德行来安抚百姓,第二的亲近亲属,由近到远。以前周公叹息管叔、蔡叔不能善终,所以把土地分封给亲戚作为周朝的屏障。管、蔡、郕、霍、鲁、卫、毛、聃、郜、雍、曹、滕、毕、原、酆、郇各国,是文王的儿子。邢、晋、应、韩各国,是武王的儿子。凡、蒋、邢、茅、胙、祭各国,是周公的后代。召穆公忧虑周德衰微,所以集合了宗族在成周而做诗,说:‘小叶杨的花儿,花朵是那样漂亮艳丽,目前的大家,总不可以亲近得像兄弟。’诗的第四章说:‘兄弟们在墙里争吵,一到墙外就一同对敌。’像如此,那样兄弟之间虽然有小不和睦,也不可以废弃好亲属。目前你不忍耐小怨而丢弃郑国这门亲属,又能把它如何解决?酬答勋劳,亲近亲属,接近近臣,尊敬贤人,这是德行中的大德。靠拢耳背的人,跟从昏暗的人,赞成固陋的人,用*诈的人,这是邪恶中的大恶,抛弃德行,崇尚邪恶,这是祸患中的大祸。郑国有过辅助平王、惠王的勋劳,又有厉王、宣王的亲属关系,郑国国君舍弃宠臣而任用三个好人,在姬姓诸姓中是近亲,四种德行都拥有了。耳朵不可以听到五声的唱和是耳聋,双眼不可以分辨五色的文饰是昏暗,心里不学德义的准则是顽固,嘴里不说忠信的话是*诈。狄人效法这部分,四种邪恶都拥有了。周室具备美德的时候,尚且说‘总不可以亲近得像兄弟’,所以分封建制。当它笼络天下的时候,尚且害怕有外面的侵犯;抵御外面侵犯的手段,没比亲近亲属再好的了,所以用亲属作为周室的屏障。召穆公也是如此说的。目前周室的德行已经衰败,而这个时候又改变周公、召公的手段以跟从各种邪恶,恐怕不能吧!百姓没忘记祸乱,君王又把它挑起来,如何来对待文王、武王呢?”周襄王不听,派遣颓叔、桃子出动狄军。

夏天,狄军进攻郑国,占领了栎地。

周襄王感谢狄人,筹备把狄君的女儿做王后。富辰劝阻说:“不可以。臣听说:‘报答的人已经厌倦了,施恩的人还没满足。’狄人本来贪婪,而你又启发他们。女子的行为没准则,妇人的怨恨没终结,狄人势必成为祸患。”周襄王又不听。

当初,甘昭公遭到惠后的溺爱,惠后计划立他为嗣君,没来得及惠后就死去了。昭公逃亡到齐国,周天子让他回来,他又和隗氏私通。周天子废了隗氏。颓叔、桃子说:“狄人如此,是大家指使的,狄人可能会怨恨大家。”就奉戴大叔攻打周天子,周王的侍卫职员筹备抵御,周王说:“假如杀死太

叔,先王后将会说我什么?宁愿让诸侯来商量一下。”周王于是就离开成周,到达坎欿,都城里的人又把周王接回都城。秋天,颓叔、桃子奉事太叔领了狄人的军队进攻成周,把周军打得大败,俘虏了周公忌父、原伯、毛伯、富辰。周襄王离开成周去郑国,住在汜地。太叔和隗氏住在温地。

郑国子华的兄弟子臧逃亡到宋国,喜欢采集鹬毛帽子。郑文公听说后非常讨厌他,指使杀手骗他出来。8月,杀手将子臧杀死在陈国和宋国交界的地方。君子说:“衣服的不适合,这是身体的灾祸。《诗》说:‘那一个人啊,和他的服装不可以相称。’子臧的服装,就是不相称啊!《诗》说:‘自己给自己找来祸害。’子臧就是如此。《夏书》说:‘大地平静,上天成全。’这就是上下相称了。”

宋国和楚国讲和,宋成公到楚国。回国时,进入郑国。郑文公筹备设宴招待他,向皇武子询问礼仪。皇武子回答说:“宋国是先朝的后代,在周朝来讲是客人。周天子祭祀宗庙,要送给他祭肉;有了丧事,宋国国君来吊唁,周天子是要答拜的。丰盛地招待他是可以的。”郑文公听从皇武子的话,设享礼招待宋公,比常礼有所增加。这是合于礼的。

冬天,周襄王的使者前来报告发生的祸难,说:“不穀缺少德行,得罪了妈妈所溺爱的儿子带,目前僻处在郑国的汜地,谨敢将这件事情报告叔父。”臧文仲回答说:“天子在外边蒙受尘土,岂敢不快点去问候左右。”

周襄王派简师父向晋国报告,派左鄢父到秦国报告。天子无所谓出国,《春秋》记载说“天王出居于郑”,意思是因为躲避兄弟所导致的祸难。天子穿着素服,自称“不穀”,这是合于礼的。

郑文公和孔将鉏、石甲父、侯宣多到汜地问候天子的官员和检查提供天子的用品,然后听取关于郑国的政事,这是合于礼的。

卫国人筹备攻打邢国,卫医生礼至说:“不和他们的大官接近,是难以得到他们的国家的。我请求让我的兄弟去邢国做官。”他们就前去邢国,并做了官。

扩展阅读:扩展阅读:《左传》名言

1、居安思危,思则有备,有备无患。——《左传.襄公十一年》

释义:世事难料,生活无常。越是在顺利优越的环境下,越是要提升警惕,考虑可能会发生的危险,只须思想和行为上有所筹备,就不会出现太大的过患了。

2、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。——《左传.庄公十年》

释义:形容位高网站权重者目光短浅,没深谋远虑。

3、为政者不赏私劳,不罚私怨。——《左传.阳公五年》

释义:意思是执政的人不可以以公徇私。不可以由于个人功劳而奖励他,也不可以由于个人私仇而惩罚他,要公事公办,公私分明。

4、无德而禄,殃也。——《左传.闵公二年》

释义:享受国家俸禄的人,就要有肯定的道德品行,为人民作出榜样。假如没道德修养,却拿着国家的俸禄,那就要大祸临头了。

5、1日纵敌,数世之患也。——《左传.僖公三十三年》

释义:一旦放走了敌人,就可能给后面几代人留下隐患。

【原文】

二十四年春,王正月,秦伯纳之,不书,不告入也。

及河,子犯以璧授公子,曰:「臣负羁绁从君巡于天下,臣之罪甚多矣。臣犹知之,而况君乎?请由此亡。」公子曰:「所不与舅氏同心者,有如白水。」投其璧于河。济河,围令狐,入桑泉,取臼衰。2月甲午,晋师军于庐柳。秦伯使公子絷如晋师,师退,军于郇。辛丑,狐偃及秦、晋之医生盟于郇。壬寅,公子入于晋师。丙午,入于曲沃。丁未,朝于武宫。戊申,使杀怀公于高梁。不书,亦不告也。吕、郤畏逼,将焚公宫而弑晋侯。寺人披请见,公使让之,且辞焉,曰:「蒲城之役,君命一宿,女即至。其后余从狄君以田渭滨,女为惠公来求杀余,命女三宿,女中宿至。虽有君命,何其速也。夫祛犹在,女其行乎。」对曰:「臣谓君之入也,其知之矣。若犹未也,又将及难。君命无二,古之制也。除君之恶,唯力是视。蒲人、狄人,余何有焉。今君即位,其无蒲、狄乎?齐桓公置射钩而使管仲相,君若易之,何辱命焉?行者甚众,岂唯刑臣。」公见之,以难告。3月,晋侯潜会秦伯于王城。己丑晦,公宫火,瑕甥、郤芮不获公,乃如河上,秦伯诱而杀之。晋侯逆夫人嬴氏以归。秦伯送卫于晋三千人,实纪纲之仆。

初,晋侯之竖头须,守藏者也。其出也,窃藏以逃,尽用以求纳之。及入,求见,公辞焉以沐。谓仆人曰:「沐则心覆,心覆则图反,宜吾不能见也。居者为社稷之守,行者为羁绁之仆,其亦可也,何必罪居者?国君而仇匹夫,惧者甚众矣。」仆人以告,公遽见之。

狄人归季隗于晋而请其二子。文公妻赵衰,生原同、屏括、搂婴。赵姬请逆盾与其母,子余辞。姬曰:「得宠而忘旧,何以使人?必逆之!」固请,许之,来,以盾为才,固请于公以为嫡子,而使其三子下之,以叔隗为内子而己下之。

晋侯赏从亡者,介之推不言禄,禄亦弗及。推曰「献公之子九人,唯君在矣。惠、怀无亲,外内弃之。天未绝晋,势必有主。主晋祀者,非君而哪个?天实置之,而二三子以为己力,不亦诬乎?窃人之财,犹谓之盗,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?下义其罪,上赏其*,上下相蒙,难与处矣!」其母曰:「盍亦求之,以死哪个怼?」对曰:「尤而效之,罪又甚焉,且出怨言,不食其食。」其母曰:「亦使知之若何?」对曰:「言,身之文也。身将隐,焉用文之?是求显也。」其母曰:「能如是乎?与女偕隐。」遂隐而死。晋侯求之,不获,以绵上为之田,曰:「以志吾过,且旌善人。」

郑之入滑也,滑人听命。师还,又即卫。郑公子士、泄堵俞弥帅师伐滑。王使伯服、游孙伯如郑请滑。郑伯怨惠王之入而不与厉公爵也,又怨襄王之与卫、滑也,故不听王命而执二子。王怒,将以狄伐郑。富辰谏曰:「不可。臣闻之,大上以德抚民,第二亲亲以相及也。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,故封建亲戚以蕃屏周。管蔡郕霍,鲁卫毛聃,郜雍曹滕,毕原酆郇,文之昭也。邗晋应韩,武之穆也。凡蒋刑茅胙祭,周公之胤也。召穆公思周德之不类,故纠合宗族于成周而作诗,曰:『常棣之华,鄂不□韦□韦,凡今之人,莫如兄弟。』其四章曰:『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。』如是,则兄弟虽有小忿,不废懿亲。今天子不忍小忿以弃郑亲,其若之何?庸勋亲亲,昵近尊贤,德之大者也。即聋从昧,与顽用嚚,*也大者也。弃德崇*,祸之大者也。郑有平、惠之勋,又有厉、宣之亲,弃嬖宠而用三良,于诸姬为近,四德具矣。耳不听五声之和为聋,目不别五色之章为昧,心不则德义之经为顽,口不道忠信之言为嚚,狄皆则之,四*具矣。周之有懿德也,犹曰『莫如兄弟』,故封建之。其怀柔天下也,犹惧有外侮,扞御侮者莫如亲亲,故以亲屏周。召穆公亦云。今周德既衰,于是乎又渝周、召以从诸*,无乃不可乎?民未忘祸,王又兴之,其若文、武何?」王弗听,使颓叔、桃子出狄师。夏,狄伐郑,取栎。

王德狄人,将以其女为后。富辰谏曰:「不可。臣闻之曰:『报者倦矣,施者未厌。』狄固贪淋,王又启之,女德无极,妇怨无终,狄必为患。」王又弗听。

初,甘昭公有宠于惠后,惠后将立之,未及而卒。昭公奔齐,王复之,又通于隗氏。王替隗氏。颓叔、桃子曰:「我实使狄,狄其怨我。」遂奉大叔,以狄师攻王。王御士将御之。王曰:「先后其谓我何?宁使诸。侯图之。璲出。及坎□,国人纳之。

秋,颓叔、桃子奉大叔,以狄师伐周,大败周师,获周公忌父、原伯、毛伯、富辰。王出适郑,处于汜。大叔以隗氏居于温。

郑子华之弟子臧出奔宋,好聚鹬冠。郑伯闻而恶之,使盗诱之。8月,盗杀之于陈、宋之间。君子曰:「服之不衷,身之灾也。《诗》曰:『彼己之子,不称其服。』子臧之服,不称也夫。《诗》曰,『自诒伊戚』,其子臧之谓矣。《夏书》曰,『地平天成』,称也。」

宋及楚平。宋成公如楚,还入于郑。郑伯将享之,问礼于皇武子。对曰:「宋,先代之后也,于周为客,天子有事膰焉,有丧拜焉,丰厚可也。」郑伯从之,享宋公有加,礼也。

冬,王使来告难曰:「不谷不德,得罪于母弟之宠子带,鄙在郑地汜,敢告叔父。」臧文仲对曰:「天子蒙尘于外,敢不奔问官守。」王使简师父告于晋,使左鄢父告于秦。天子无出,书曰「天王出居于郑」,辟母弟之难也。天子凶服降名,礼也。郑伯与孔将鉏、石甲父、侯宣多省视官具于汜,而后听其私政,礼也。

卫人将伐邢,礼至曰:「不能其守,国不可得也。我请昆弟仕焉。」乃往,得仕。

广告位810*200
相关阅读